Chen Hui Ting
Gig Seeker Pro

Chen Hui Ting

Taipei, Taipei, Taiwan | Established. Jan 01, 2014 | MAJOR

Taipei, Taipei, Taiwan | MAJOR
Established on Jan, 2014
Band Electronic Folk

Calendar

Music

Press


"Hui-Ting Chen‘s first solo album"

Hui-Ting Chen‘s first solo album, 21克 (21 Grams) comes out next month, with shows happening around the release. (She wrote 21 grams ‘meaning the weight of the soul’. Read more HERE.)
Concert tix on sale June 2nd, and official album release is July 11th.
I have not seen any description of the recording yet, what possible guest musicians or if members of her band Tizzy Bac are involved. Looking forward to hearing this! =D - fyeahcindie


"KKBOX攜手樂人Session"

配合這次的Live拍攝,惠婷配合環境選擇新專輯中了小巧可愛的歌。《The Freak Show》融合許多過去經常使用的電子及鍵盤元素,技巧及風味的掌握,相對而言更有自信。而《金色的河流》則由烏克莉莉所彈唱。她以隨興玩樂、不注重技巧概括了學習烏克莉莉的過程,話雖如此,對於有所堅持的事物不淪為隨便,倒是玩出了兩首歌的成果,是她音樂上的偏執。

走過與Tizzy Bac團員一起表演將近15年的時間,豐富的舞台經驗,觀眾早已不吝給予惠婷的現場演出肯定,「和團員一起時,每個人特性都很強大,像外殼保護非常安全,有時甚至在唱完歌後,還意識不到已經結束……。」其實發個人專輯和表演是她給自己的功課,是強迫自己脫離舒適圈的引子,許多過去未曾接觸或不夠熟悉的領域都必須重練、從頭學,壓力也隨之提升,而她卻樂此不疲。

不同於進入歌曲時所散發的沉穩氣場,曾看過她和朋友搭檔的舞台,會發現互動跟笑點絕對少不了,但即便和朋友搭檔演出也多是幫忙伴奏鮮少合唱,「最近在想是否能跟『台語男歌手』合作;曾經考慮過唱別人的歌,但沒把握能跟唱自己的歌一樣有相同效果。台語歌曲就比較有把握了!如果能來個男女對唱,或許能變成KTV暢銷歌手呢!」 - KKBOX


"除了 Tizzy Bac,我還有別的樣子 ── 專訪陳惠婷《21克》"

陳惠婷單飛了。

出道 15 年,外界對她的印象就是又酷又中性的 Tizzy Bac 主唱兼鋼琴手。今年,Tizzy Bac 選擇休團一年、調整腳步,鼓手前源赴美進修,貝斯手哲毓玩別的團試試不同樂風,惠婷則想著,如果拿掉 Tizzy Bac 的印象和標籤,專屬於自己的音樂又會長成什麼樣子?於是,她以新人的姿態,發表了首張個人專輯《21克》,背後隱含的意義是一個靈魂的重量,因為這一次,她希望赤裸裸地交出她的音樂,讓你看見只屬於她、100% 的音樂靈魂。

談起單飛的原因,惠婷神情輕鬆且毫不意外,彷彿這就是命中註定的轉折。這 15 年做音樂的日子,發表個人專輯早就在她的腦海裡飄過很多次,但現在才認為時機已然成熟。「好像非得要一件事情做了這麼久,你才會開始思考還能有哪些變化。」惠婷回憶,創團的頭 5 年,她把全身的精力用在撐起 Tizzy Bac 的舞台,下個 5 年,則是盡全力守住 Tizzy Bac 已經有的成績,接下來,才會想說,「真的就這樣了嗎?難道接下來就是重覆再做 15 年?還是有沒有其他方法,讓做音樂永遠充滿變化、永遠這麼好玩?」



一個人的舞台,展現只屬於我的音樂

為了讓音樂有了新的可能,她走向一條看似必然的路,就是嘗試「一個人」創作和表演。一個人的音樂,突顯惠婷的個人特質,也讓她不再只能跟著硬、酷、中性的形容詞,而展現出更多女性的柔美和溫暖。「不然大家老覺得我是冷酷的人,但我明明還有別的面向啊!」她半開玩笑、又有點抗議地說。

在 Tizzy Bac 比較少做的音樂風格,惠婷也能夠在個人專輯裡做各種嘗試。「Tizzy Bac 有自己的語法,有些音樂就不適合在團裡創作。」她舉例,Tizzy Bac 後期的歌詞都會站在宏觀的視角,談論對宇宙和生命的看法,但在個人專輯,她可以拋下要傳遞正面力量和強大感的印象,單純地描述一場愛情的憂傷,用女性角度寫出生活的特定面向,甚至是很沈溺的東西。在曲風上,她也更廣泛地納入喜歡的元素,像是民謠、電子音樂和樂器 solo,不再限定於過往偏重的風格。



除了擴大創作的內容和曲風,惠婷在第一次自己上台演出後也發覺,原來一個人的舞台是這樣的:不再只是固守鋼琴,也沒有人幫忙分擔觀眾的注意力,她得重新適應表演的感覺。「Tizzy Bac 畢竟演出了 15 年,團員間連彼此的呼吸都調在同個速度 ,和自己上台,或是帶著樂手老師表演完全是兩個世界。」

她笑著說,上台前還覺得都唱了這麼久,表演有什麼困難的,卻沒想到少了兩個團員的包覆,要獨自撐起舞台、對表演的氛圍負責,竟是一種截然不同的體驗。比方說,過去她總忙著彈琴和唱歌,現在,她有時候空得出手,還能做些肢體動作帶起現場氣氛,創造完全不一樣的聆聽感受。「其實一個人的舞台是表現自己最好的機會,我當然不想浪費。」因此,她開始自己決定舞台走向,也卸下大家對 Tizzy Bac 的想像,想在台上跳舞就跳舞,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只為了表現出專屬於「陳惠婷」的音樂。



我其實沒有改變,仍寫著那些打動自己的感受

聽了這張專輯後,你可能會覺得惠婷有點改變,詞、曲都不一樣了,但其實她沒有。就像過去一樣,她看書、看電影、聽大量的音樂,開啓全身的感知器官,去體會、去生活、去找出那些讓她自己也很有感觸的事,這些全部都化進她的歌裡,只是還來不及唱給你聽。

專輯中第 10 軌〈金色的河流〉,就是受到《雲端情人》裡、Karen O 唱的〈The Moon Song〉觸發,才想要做一首類似的曲子。不過,她寫不出和《雲端情人》一樣的情節,想著想著,就想到《藍色情人節》裡,男主角要逗女主角時唱歌的場景,才決定做一首讓人開心的歌曲,但具體的故事內容卻是來自《月昇冒險王國》的影響,最終成了一首以烏克麗麗為主、訴說兩個人要一直往前走的歌。

觸動心弦,不僅是惠婷找靈感的關鍵,更是她想要做音樂的初衷。「我喜歡的音樂真的太多了,我只是想做出類似的東西,看看自己能不能和喜歡的歌手一樣棒。」音樂先打動了惠婷的心,推著她寫出一首又一首的歌曲,而詞裡面藏著的,則是她喜歡的電影、她聽過的故事。這 15 年來,惠婷只是不停地分享自己喜歡的事,這張個人專輯風格多變,恰巧也證明她所說的,喜歡的事真的太多,可以玩的音樂,也太多、太多了。 - BIOS MONTHLY


"我的歌曲是一直都在的陪伴 - 陳惠婷"

100%的靈魂,這次呈現給你

21克,是靈魂的重量,也是陳惠婷首度交出的個人之作,她說這是她第一次完整呈現自己的靈魂,不只有Tizzy Bac的陳惠婷,她還有很多其他的樣子,等著你來聽。

Tizzy Bac 在去年發專輯《易碎物》後便休團一年,團員們也各有新的計畫,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單飛」的想法?

大概是在忙完《易碎物》的大型演唱會之後。其實不是因為大家剛好都有新的計劃,而是剛好在那個時間點,我也在想接下來該怎麼走?玩樂團一直很規律,練團、寫歌、發片,這個例行式的時程表跑了15年,大概是年資到了,自己也會開始想,「要這樣做到70、80歲嗎?」還是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改變自己的音樂生涯?

其實Tizzy Bac發完第一張專輯後,就有其他家廠牌公司來問我有沒有考慮出個人專輯,這些年來時不時都會有這樣的聲音出現,但我總覺得在這個團還有很多事情還沒做完,一直沒有付諸實行。現在累積夠久,也開始考慮進行下一步,所以跳出來做個人專輯,去感受新的東西,回去團裡也會有新的東西,對團也是好的。

決定要製作個人專輯前,是否有詢問團員的意見?

我平常跟團員相處是很果決的,透過Email就可以溝通完畢。當時是用Email討論雞雞叫演唱會時,跟他們一起說了這個想法,他們也覺得從成團到現在,不斷往前去追求與達成某個目標,沒有一個機會停下來休息,或許現在就是個好時機。我們目前暫定休團一年,未來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再度運作都還需要再深思,應該要換個方式對樂團比較健康,如果太規律的持續運作下去,變得像公務員一樣,會少了許多刺激與想法。

專輯名稱《21克》,也是「靈魂的重量」,是什麼原因讓你想用「靈魂」這個意象來代表個人第一張專輯?

我習慣的創作方式是先寫曲再填詞,整張專輯的名字與概念都是在歌收完之後去想要用什麼貫穿它,我希望創作是可以有更大的自由度,所以最後才去看那段時期創作的東西在講什麼。

這次的個人專輯,其實我一開始也還不確定要用什麼概念,反而像是美術設計,他從旁觀者的角度分析這12首歌,描繪不同主題、曲風也不盡相似,就像是人生各個面向的追求。他給我這個想法,我也覺得揮別過去的團員成分,這是我第一次完整呈現自己的靈魂,每首歌像是分靈體,組合起來就是我,完完全全是我自己。

這張的創作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共花了多久時間?

我想跟樂壇時期切割,所以屬於我自己個人的創作,就是從我認定要發個人專輯開始的時間點之後所寫的東西。這12首歌大概花了半年時間創作,但其實共寫了22首,最後再去挑選出12首來。以前做Tizzy Bac的音樂,常常會想把一張CD塞滿,這次原本想要不收那麼多,就10首歌,結果又還是忍不住多收了兩首(笑)。

首波主打加了大量的電子元素進去,也有像這種簡單的樂器編制,談談《21克》音樂上的風格差異?

我一直都喜歡聽各式樣的音樂,也想做自己喜歡的音樂,不是那麼適合Tizzy Bac風格的音樂,我就把它放到個人專輯。所以這張專輯會多了一些電子的成分,甚至會有許多獨奏樂器的部分,因為過去在樂團中大家聽到的人聲與樂器是比較平均的表現,樂器也有它說話的空間,個人專輯我則想突顯人聲,讓它有多一點空間。

演唱上也有所調整,我的音域不會那麼高,唱法也不是那麼衝。過去在樂團裡,是去跟隨樂團所帶出來的巨大能量,唱法會比較直接用力,在個人專輯中,這部分就能稍微放鬆。

這次創作也是用鍵盤寫曲?

我在這部分也想嘗試不一樣的做法。以前比較習慣用鋼琴寫歌,但不同的樂器創作會有不同的語法,我這次也是刻意想說部分歌曲用吉他試試看,在demo時期彈一些簡單的和絃創作旋律,再交給編曲老師去編我想像的圖像。某部分也是因為我覺得民謠類的歌曲,刷吉他出來的樣子會比較適合,所以在寫民謠類的歌曲,都會用吉他來創作。

從樂團到個人的創作,想法思維也會不同。(攝影:陳庭毅)

談談「寫作」這件事,「文字」在你的音樂中重要性?

我的文字都是放到最後寫的,連編曲都完成了,才會填詞進去。我覺得文字是音樂中最重要的骨架,旋律或編曲都像它的肌肉,這首歌會長得高矮胖瘦,會長成什麼樣子,就要看我們給它的文字骨架是大的還是小的。像<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我給它一個這麼大的架構,它就會長成一個高大的人,如果給它<飯後甜心>,它就會變成一個溫柔的小孩的感覺。

我對文字一直有種特別的情感,如果有一天我能在音樂世界裡當某一種文豪,我就覺得這輩子值得了。松本清張曾說過「與其追求文章的華麗,毋寧寫出真實的文字。」這也是我一直在追求的事,我不喜歡寫看不懂的東西,不喜歡堆砌華麗文字,所以我的文字比較淺白,好像會比較有畫面感。

個人專輯和樂團間想要呈現的差異性?

過去Tizzy Bac畢竟是集體創作的成分為重,早期比較多情情愛愛與生活觀感的東西,到後來我們想要呈現成長後、大人的模樣,討論的主題也越來越大,例如宇宙、時間等。但除了音樂外自己也還是一個人,有時候女性的一些呢喃就無法放到這個強大的形象裡,尤其在樂團裡比較沒有性別感,有時候「中性」是最好的,所以這次我試圖想要把「女性」的東西做出來,包括那些私人的、情緒的,甚至是自溺的東西,透過音樂做陰性的書寫。在歌詞文字運用與美術設計上,也希望把一些以前強烈的線條感拉掉,走得比較柔軟點。

和過去的創作相比,這張專輯多了許多情歌?

對,應該是不同面向的情歌。我覺得情感這東西對女性來說是很重要的,而感性的東西較好創作,容易觸動別人也觸動自己。剛開始寫歌詞的時候,其實會有點不敢把自己寫得那麼赤裸裸,但現在我也能直接地侃侃而談。像我覺得我很久沒寫情歌,所以在寫<時間的孤島>這首情歌,我就把它寫得情緒重一點,甚至是「煽情」,我想直接地告訴大家我的感受。

過去的作品比較多傳達正面、積極面向的概念,這張似乎沒有那麼多?

這張就比較少一點,我會拋開一些正面或是想要強大形象的包袱,反而有很些歌如果是憂傷,我就讓它憂傷到底。<時間的孤島>這首,它是在講述一對分開的戀人,再怎麼努力也無法碰觸在一起,我也打算就讓它這樣了,沒有打算要告訴大家什麼解救的方式。

<極光>也是在說某種遺憾,我沒有辦法告訴大家怎麼不遺憾,只能說也許我們可以把這樣的思念寄託在極光上,當我們抬頭看到同一片美好而永恆的極光時,也許這遺憾能得到彌補。甚至有更陰暗的歌,像<黯>就是在說小心喔,如果一直執著在愛情裡,可能就會一直活在黑暗的輪迴裡,就像是一個「怪談」。

我覺得柔軟也是另一種美,不論是陰暗、脆弱或破碎都有它美麗的地方,或許我無法給大家那麼多的解答或力量,但我給的是一直都在的陪伴,不論你的故事怎樣也都是包覆在我的故事裡的,我跟你分享我的靈魂,你的靈魂也在我的靈魂裡,這是一直都在的陪伴。

創作音樂對你來說是個人的情緒抒發,還是一種生活紀錄?

我覺得寫歌對我來說,它既是一種情緒抒發,但某方面也是某種宣告或是救贖。有一種神秘主義的說法,在說這些歌曲其實本來就存在的,是歌曲本身找到我把它寫出來,不過蠻有意思的是過去Tizzy Bac第一張專輯中,也許某些歌曲當下我只是一口氣寫下來,沒有仔細去反芻它的意思,後來才會知道當初在寫什麼,甚至有些會像預言似的在生活中體現。某些歌過了一段時間後,再回去看會發現它也在告訴你一些事情。

年輕時的創作有時是刻意為了憂傷而憂傷的,但後來自己隨著時間成長,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樣,也不會那麼刻意想要憂傷,反而也從創作中確立一些信念或救贖的方式。像是<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這首就非常的正面積極,透過彼此這樣不斷的跟自己宣告、反覆,讓自己也變成一個堅強的人。

這張專輯12首歌代表你到目前為止人生的各樣面向與一路上的追求,談談這個追求是什麼?

這張專輯算是我人生累積到目前為止的精華與感受。若以這個12首歌來看,有高興、哀傷、非常低落的,曲風不一,也許都代表我們各方面的追求,即使是很哀傷的歌也是傳一種往前或往上的追求,渴望得到救贖。

活到現在,音樂創作佔了我人生一半以上的時間,不但是我的工作,也許是我靈魂部分一種救贖的體現。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除此之外我也沒有其他事情像音樂創作可以這麼有把握,如果要把這塊拿走,那我的生命可能剩下不多東西。如果要噁心一點說它是我可以做一輩子的事情,我覺得也是沒錯的。

從Tizzy Bac到陳惠婷,這一路過程中最大的調適?

我覺得是在表演當下,畢竟跟樂團已經一起表演15年了,默契好到閉著眼睛都能表演,只要有他們兩個在我就會很安心,但現在我就要學習與習慣一個人的舞台,要怎麼掌握這麼舞台。這是一個很棒的學習,離開了自己熟悉的舒適圈,重新去學一個新的東西。

很多人會以為我已經表演多年應該很習慣的,其實還是從零開始的,第一次表演觀眾也會發現到我的緊張,直到後來幾場才漸漸的放鬆。我覺得這個對我來說都像是重新洗牌的感覺,就像是一件事情做久了,跳出來去做一件自己不熟悉的事情,重新開始,對我來說可能也是好的。

從發想到製作個人專輯,目前對你來說是好玩的嗎,會繼續推出個人專輯?

想做的事情其實很多,做完這張專輯後,我也覺得可以再挑戰不同風格,加一點民族風,或是帶一點世界音樂的風格進入流行樂。有時候會聽到來自國外一些令人驚喜的音樂,他們都是玩很廣很新的,知道原來別人是這樣玩的,自己也會想是不是可以試試看。吸取別人的養分同時,也會期望自己做出一樣好的東西。

最後,帶著自己第一張個人專輯,想對過去長久以來支持的歌迷說?

我想讓大家看一看,陳惠婷不是只有在Tizzy Bac的陳惠婷而已,她也有很多其他的樣子,希望大家可以看看她不同的樣子,而這個輪廓會是什麼模樣就靠大家聽完來告訴我吧! - Xin Media


"陳惠婷單飛吃苦頭 餵蚊子沒人分攤"

Tizzy Bac樂團原主唱陳惠婷單飛,首張個人創作專輯《21克》將於7/11發行,日昨舉行媒體搶聽會,現場自彈自唱新輯中的歌曲「時間的孤島」「The freak show」「極光」「荊棘的冠冕」,並欣賞「Set on Fire」歌詞版MV。 - Yahoo taiwan


Discography

Still working on that hot first release.

Photos

Bio

Huiting
Chen is the vocalist and the pianist for the Taiwan indie-rock band Tizzy Bac.
Tizzy Bac is a 3-picecs band formed in 1999, the group members are Huiting Chen
(lead vocals, piano, keyboards, principle songwriting), Che-Yu Hsu (bass), Chien-
Yuan Lin (drums, percussion). The band is known for their unique musical style
창€œpiano rock창€?, which means with no guitars, their music is still very powerful
and sometimes a little bit metal, however, the melody is touching and popular.
Tizzy Bac achieved their latest success in 2014, the fifth album
Fragile Objects
has been nominated for five Golden Melody Awards (is equal to Garmmy Awards in Taiwan). In the
same year, Huiting Chen released a solo album, titled 21 Grammes, her music
combines different elements ranging from alternative rock to electronica, epic,
trip-hop, and even folks music.

Band Members